首頁 > 文章 > 思潮 > 思潮碰撞

丑牛:萬馬齊喑究可哀——再讀阿明

丑牛 · 2020-08-02 · 來源:烏有之鄉
收藏( 評論() 字體: / /
阿明:“我熱愛中國,中國的朋友們不要幼稚,就算變成資本主義國家,西方也不會放過中國的”

  萬馬齊喑究可哀

  ——再讀《阿明》

  老兵丑牛(2020年8月1日)

古正華3.jpg

  初識薩米爾-阿明是在2018年5月5日為紀念馬克思誕辰200周年,在北京舉行的第二屆世界馬克思主義者大會的新聞報道中。阿明對新帝國主義的形成和批判,有非常精辟獨到之處。特別他在會上,與主辦方代表林毅夫的談話,令人震憾。他說:

  “我熱愛中國,中國的朋友們不要幼稚,就算變成資本主義國家,西方也不會放過中國的”。

  一句話,真把當時中國的問題說穿了,說透了。“中國的朋友們不要幼稚”,中美怎能夫妻相戀?“就算變成資本主義國家”,“中美國”果然辦成;“西方也不會放過中國的”,他們終會下手卡你們的脖子的。

  “中國的朋友們”沒把阿明的話當回事,“中美國”的鑼鼓敲得震天價響,《中國改革一一30年》的藍圖,委托前美國國務卿佐利克繪就,並由他代表“中美國”發布宣講。接著中美兩國高級別談判的新代表登場,一見面,中國首席代表發言,今天,雙方都是“新人”,按中國的習俗,“新人”就是新婚之人,這象征著中美兩國的夫妻關係。美方代表沒作出任何回應。曾參加高級會談的中國財長忙添油加醋地說:“這個夫妻關係是命中注定”。按中國的習俗,命中注定是生辰八字相投,什么是生辰八字,中央黨報系的《環球時報》的評論闡述得很巧妙:不要把今天的中國共產黨當成前蘇聯共產黨”,意思是今天的共產黨是親美的,不是反帝的。這不是命中注定的么!

  主持馬克思主義者大會的厲以寧,是不是一位馬克思主義者,只有天知道,他在中國很有名,人稱“厲股份”,是帶領中國改革的國師級人物。那時他正忙著“讓國企走完最后一公里”,把僅存的央企,進行混合所有制改造,按國資委負責人的說法——“從此,國企的概念就進入歷史”。這位“中國朋友”能聽得進阿明的話么?

  是阿明對還是“中國的朋友們”對呢?還是看形勢的發展來對證。阿明于2018年8月就病逝于巴黎,恰在他病逝不久,美國就發表戰略報告,宜布中國為威脅國家,接著單方進行進口加稅。我們真的以為是一場貿易摩擦,在談判中,一再表達中國的立場:“中美貿易合作是雙贏而非零和博弈”“合作是處理中美貿易摩擦唯一正確選擇”。這真是對牛彈琴,人家已經在下狠手,懲罰中興,絞殺華為,這是貿易摩擦么?就冠狀病毒在中國出現,美國隔岸觀火,唱衰中國,結果是搬起石頭砸了自己的腳,病毒在整個美國肆虐,他又歸罪中國,甩鍋中國。我們以為這川普老頭發了瘋,東一鎯頭西一棒,不按規則出牌,應沉著應對,要斗而不破,宣布“中美關係是所有關係中的關鍵和核心,有一萬個理由可證明搞好中美關係的重要性”。這真是“夫妻夢”的一廂情愿。

  前幾天,蓬佩奧終于露出帝國主義真面目,發表了“反共宣言”,要推翻中國共產黨的統治,人們把他稱之為上世紀五十年代的杜勒斯,是二十一世紀新冷戰的戰爭販子。

  是阿明對還是那些“中國的朋友們”對呢?不用再分析了,事實擺在那里,明明白白。

古正華2.jpg

  阿明為什么對中國問題比他們的“中國朋友們”看得更清楚呢?最近,在網上讀到阿明的一篇文章——《新帝國主義的結構》。這篇文章寫作的時間,應該是他與“中國朋友”談話的前后,是他“談話”的理論根據,他寫道:

  “當代資本主義是廣義的壟斷資本主義,這些廣義的壟斷企業統治著世界經濟體系,‘全球化’是他們賦予這種體系的名稱,通過這種體系,它們控制著處于世界資本主義體系外圍(‘三合會’的國家及其伙伴之外的整個世界)的所有生產系統,這無非是帝國主義的新階段”。

  縱觀中美馬拉松式的高級會談,美方的目的很明確,鞏固和擴大帝國主義的壟斷生產體系,要中國進一步敞開國門,特別是金融領域。

  那些“中國的朋友們”從“中美國”夢里醒來了么?沒有,有的還在夢囈,有的還在夢游:

  自由貿易區由一個一個的市區擴大到一個省區,歡迎光臨!

  中國的大門已大大打開:中國金融的門檻已一降又降,歡迎光臨!

  中國的國防企業,已不是禁區,歡迎光臨!

  中國的民生企業,也不屬國家要害,歡迎光臨!

  中國的營商環境巳大大改變:

  黨政部門的官員都當店小二 ,

  創業更自由,到2025年,將培育一百萬能人成為市場主體。

  ……。

  凡此種種,不都是在為資本的全球化,帝國主義的進一步壟斷,開拓前進的道路么?

  阿明在《新帝國主義的結構》一文中,特別推薦毛澤東思想對新帝國主義結構論作出的決定性貢獻,他寫道:

  “毛澤東思想對全面評估全球化資本主義(帝國主義)擴張問題做出了決定性的貢獻。它使我們能夠將中心——外圍模式與固有的帝國主義擴張及兩極分化的‘真正的’資本主義作為分析中心進行對比,并從這一分析中得出在所有支配性中的國家和被支配性外圍國家中,進行的社會主義斗爭所帶來的隱含性教訓,這些研究可以被總結成一句完美的中國式表達:‘國家要獨立,民族要解放,人民要革命”。

  毛主席對帝國主義新時代世界格局的變化的判斷,比阿明要早得多,早在上世紀六十年代,他就提出“三個世界”的劃分:第一世界是帝國主義霸權國家;第二世界是資本主義中心國家;第三世界是受帝國主義剝削、壓迫和奴役的國家。他并強調:“中國屬于第三世界”。一直到今天,這個格局并沒有改變,只是蘇聯解體后,俄羅斯和獨聯體國家,淪為第三世界。中國在改革開放后,實行的是“跟著美國走的都富起來了”的路線。搞“中美國”就是不以意識形態來劃分國與國之間的關係,從而脫離第三世界,和第一世界聯姻。有兩件大事讓第三世界對中國刮目相看,一是幫美國“教訓教訓”越南;一是在美國的督促下制裁朝鮮,這兩個國家都是“同飲一江水同志加兄弟”,“用鮮血凝成的戰斗友誼”的國家啊,我們這些流過血的老兵有的還活著啊!

  在抗美援朝戰爭勝利60周年時,一批志愿軍指戰員曾要求解禁電影《抗美援朝》,國務委員戴秉國回答說:“抗美援朝的歷史意義早已過時,現在放映《抗美援朝》會影響和友好國家的關係”。志愿軍代表說:“為什么就不怕傷害我們這些流血軍人的感情,不怕傷害兄弟國家的感情啊!?”

  不講意識形態,只是不講馬克思主義的意識形態,而講帝國主義的意識形態,講資產階級的意識形態。一直在宣揚的建立“中國學派”、新時代的新思想是什么呢?在一次新學派、新思想的座談會上,北京大學一位資深的經濟學教授概括了一段話:

  “我們不再用階級、階級斗爭的眼光看世界;

  我們不再用社會主義和資本主義的區分看世界;

  我們不再用三個世界的劃分來看世界;

  我們不再用南、北對立的矛盾來看世界”。

  改革開放元老級的理論家徐景安先生2018年發表了一篇論社會主義本質的文章,什么是社會主義?這個連中學生都會一口氣回答的問題——“公有制”。徐景安先生說:錯了,社會主義的本質不在所有制,而是“公共利益至上”,資本主義所有制他們交納的稅收多,就是公共利益至上,因此:社會主義與所有制無關。

  更早一些,一位黨的領導人解釋共產黨是什么?是“三個代表”——代表先進生產力,代表先進文化,代表廣大人民的利益。還把它作為黨指導思想寫進了黨章。

  還有一些共產黨上層的理論家提出共產黨取得政權后干什么?要由革命黨向執政黨轉變,怎樣轉變?“共產黨是領導市場經濟的黨”。

  以上這些都不只是個別學者進行學術上的探索,而成為一種主流思潮,成為黨的指導思想,成為黨的方針、政策,他們自詡是和“馬克思主義一脈相承”,是“中國化了的馬克思主義”,或“馬克思主義的中國化”。有的還自命為“二十一世紀的馬克思主義”。

  數十年來,真正的馬克思主義者能說話嗎?前幾年社科院長王偉光寫了一篇文章一一《堅持人民民主專政并不輸理》,這篇文章寫的很平和,連題目的用詞,也是中性,但卻遭到一場大圍剿,甚至還提出了一句血淋淋的口號:“絞死王偉光”。

  在“三個代表重要思想”提出后,接著是把資產階級也作為黨的社會基礎。黨內一大批老同志,對這種反馬克思主義的理論言行,進行批判,結果是遭到法西斯式的鎮壓,傳播馬克思主義真理聲音的雜志被封殺,批判現代修正主義的真共產黨人的領軍人士被監視、看管、批判、流放。著名軍旅作家魏巍在解放軍總政的居宅就被派兵把守。離休后定居武漢的原河北省省委書記兼省長李爾重,被迫流亡。

  這種怪象,決不是一時一地一事,今年的“兩會”上,研究馬克思一輩子的中國社科院大學的首席教授、中國經濟學會會長程恩富在人大會上講道:

  “政府及有關黨組織開的一些經濟問題座談會,或者經濟專家座談會,基本上是一派意見,就是贊成政府工作思路和基調的,而馬克思主義經濟學家沒有一個被邀請。這是十多年的實際情況”,

  豈止是經濟界,文化界,黨政界,又如何,把近幾十年來講馬克思主義的中央黨校的常務校長們一個一個地擺一擺,有一個像馬克思主義者嗎?有半個像馬克思主義者嗎?

  感謝阿明,他對“中國朋友”的提醒應驗了,他對“新帝國主義結構”的論斷,已活生生地  擺在我們面前。

  還得感謝特朗普、蓬佩奧們,他們對毛澤東“三個世界”的演繹,真可說是淋漓盡致。

  把“中美國”夢打破,把“夫妻夢”打破,把“雙贏夢”打破。

  中國的輿論場出現了大變化:被壓抑的馬克思主義者出手了,被打擊的毛澤東思想者反攻了。

  近來網上出現了許多反帝批修的好文章,特別是新的左翼人士出現在戰斗的前沿,有些文章,堪稱之為“戰斗的檄文”。這里摘錄李樊在《中美關係進入新時代》一文中的一段話:

  “最為根本的,還是要共產黨清醒自覺起來,在明白了與美國合作不可能共贏,只能是你死我活的斗爭之后,還得明白:‘我是誰?從哪里來?到哪里去?’的大問題,明白自己的根本屬性和歷史使命”。“這就要求明確共產黨的階級屬性,在各項工作中堅持實行階級路線,發展公有制,將工農階級勞動人民組織起來,這是新時代的要求,是新時代的任務”。

  這段話寫得多深刻啊!這對我們那些新時代、新思想、新中國學派的“中國朋友們”,應該起到醒醐灌頂功效。

  毛主席曾用清人龔自珍的一首詩贊揚那個革命意氣風發的年代,詩曰:

  九洲生氣恃風雷

  萬馬齊喑究可哀

  我勸天公重抖擻

  不拘一格降人才

  (詩中的“萬馬”今天借用為“馬列毛主義者”。)

  一個新的革命時代來臨了!

  聽,繼續革命的號角已經吹響!

古正華1.png

  2020年建軍節于東湖澤畔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朱旄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40年后,為什么說“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2. 丑牛 | 黨慶百年 誰與評說〈之三〉:小崗-南街 歷史在這里徘徊
  3. 悼念洪濤同志
  4. 從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圖看毛澤東主席的戰略遠見
  5. 一個被志愿軍在上甘嶺狠狠打臉的名字,美國人用它給韓國男團頒獎
  6. “鎮反”運動,為抗美援朝肅清“第五縱隊”
  7.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8. 夏春濤:不該如此稱頌曾國藩和湘軍
  9. “板藍根事件”背后的玄機
  10. 相比于抗美援朝,今天中國抗擊美國的能力增長了多少
  1. 成都大學正廳級一把手毛洪濤朋友圈舉報校長王清遠
  2. “失聯”的毛洪濤和“擠走”三任黨委書記的校長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開信,震驚當今社會
  4. 某大學到底什么問題?
  5. 40年后,為什么說“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6. 劉金華評 為何這么多人自殺
  7. 為了揭露真相而自殺——毛洪濤千方百計之后竟然作出這么個抉擇?
  8. 丑牛 | 黨慶百年 誰與評說〈之三〉:小崗-南街 歷史在這里徘徊
  9. 毛洪濤老師死了,真相還在路上!
  10. 李昌平:選擇死,也是戰斗!
  1. 成都大學正廳級一把手毛洪濤朋友圈舉報校長王清遠
  2. 錢昌明:共產黨員應追求什么? ——有感于“紅二代”任志強的墜落
  3. 李陀: 知識分子跌落了, 未來中國是三種人的天下
  4. 為什么官方宣傳部門抹掉天安門毛主席畫像的怪象層出不窮?
  5. 《北京日報》:任志強被判刑18年
  6. 余涅|關于天安門廣場的中山先生畫像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問題應當重視
  8. “失聯”的毛洪濤和“擠走”三任黨委書記的校長
  9. 左大培:為什么還不制裁在華美企反擊美國?
  10. “畝產萬斤”這個鍋毛主席不背
  1. 《中國出了個毛澤東》獲第30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紀錄片獎
  2. 毛澤東的神預言:四方面軍南下是錯誤的,早晚還是要到西北來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開信,震驚當今社會
  4. 成都大學正廳級一把手毛洪濤朋友圈舉報校長王清遠
  5. 悼念洪濤同志
  6. 毛書記“死諫”、袁同學跳樓、研究生自縊:我們的大學,到底怎么了?!
pk10走势图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