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時政 > 時代觀察

是歷史紀念還是政治宣傳?——2020年6月24日莫斯科紅場閱兵觀后感

譚學超 · 2020-09-27 · 來源:淮左徐郎
收藏( 評論() 字體: / /
任何關于蘇聯偉大衛國戰爭紀念活動,如果當局執意要抹煞列寧、斯大林、蘇聯和蘇聯共產黨(聯共(布))的地位,以及具體的紅軍英雄事跡,那末,偉大衛國戰爭的歷史意義和偉大,也就無從談起,更不用說是那些空泛的、想象的、不切實際的、脫離生活的政治宣傳層面的英雄主義和愛國主義了。

  本文作者:譚學超 青年歷史學者,本文寫于2020年7月,經作者授權,進行了技術性修改。

  在很多國家,閱兵式是歷史紀念和展示武裝力量軍事國防實力的儀式,而受到蘇聯的影響,在蘇聯(包括現時的原蘇聯地區)、中國、朝鮮等國家,閱兵式被賦予了更深層次的歷史文化和意識形態的具有節慶色彩的精神和物質意義。蘇聯時期,五一勞動節和十月革命紀念日,都是舉行常態節慶莊嚴閱兵禮的時日。相比起蘇聯以及后蘇聯時代的原蘇聯主權和非主權國家的常態化閱兵,在我國,閱兵禮的次數相對少很多,但每一次都是時代經典。

  自1949年10月1日新中國建立以來的10年間,年度的國慶閱兵作為重大慶典節目,一直持續,直到1959年才暫時停止。后來1984年紀念中華人民共和國成立35周年時再次恢復,后來確立了只在十周年大型慶典時舉行閱兵禮。這樣,在50周年(1999年,世紀閱兵)、60周年(2009年)、70周年(2019年)的國慶日,都在首都北京天安門廣場和長安街上的舉行了盛大的閱兵禮,每一次都是歷史時代的印記和中華民族復興之路上的階段總結。唯一的例外,是2015年9月3日紀念中國人民抗日戰爭暨世界反法西斯戰爭勝利70周年閱兵。

  毫無疑問,不管在蘇聯和原蘇聯地區,還是在中國、朝鮮,閱兵式在原則上都有著重要的回憶歷史、立足當下、放眼未來的現實意義。

  2020年6月24日在莫斯科紅場的紀念蘇聯偉大衛國戰爭勝利75周年的紅場閱兵,不容置疑,是一個具有非比尋常重大歷史和政治意義的閱兵禮。由于疫情的危機影響,原定于5月9日的閱兵禮被改期到6月24日舉行。這是具有偶然性和必然性的。偶然性,毫無疑問,新冠病毒疫情。而必然性,無疑是因為歷史上1945年6月24日正是蘇聯劃時代的首次勝利閱兵的舉行日子。當天,閱兵式由斯大林大元帥、朱可夫和羅科索夫斯基等元帥主持,一眾將帥軍官和國家領導人共同檢閱。各方面軍、兵種、軍校選拔的精銳軍人以及各種戰車、坦克和火炮等裝備參與了閱兵,而廣大蘇聯軍民、專家、知識分子,以及外國的軍政代表冒著傾盆大雨觀禮。這的確是一個值得銘記和懷念的歷史紀念日。

  當2020年5月9日閱兵被正式宣布推遲后,坊間就立即盛傳6月24日或者9月3日將會是備用的日期。而6月24日更被認為是二者中的首選。

  后蘇聯時代的一年一度的俄羅斯閱兵,在規模和形式上,亦確立了5周年和10周年為舉行較為盛大閱兵禮的時間。因此,1995年、2000年、2005年、2010年、2015年和2020年的紅場閱兵最受世人矚目,中國的新聞媒體亦予以高度關注。而在今年6月24日的閱兵式,由于特殊的政治和歷史背景,則更加受到中國社會和傳媒熱議。最近幾天,中國的新聞報導和媒體大多將注意力放在閱兵的陣容、展示的官兵和軍事裝備武器、普京的講話以及所呼吁的所謂愛國主義等內容上面。甚至有評論員認為這次的閱兵“復刻”了傳奇的1945年6月24日閱兵禮。然而,他的理據也僅僅局限在閱兵的空泛形式本身,更不用說在斯大林時期和當代在“蘇聯元素”歷史記憶和紀念方面的巨大差異。特別是,當他提到2020年6月24日的勝利閱兵沒有復刻1945年6月24日的近衛軍精銳士兵將繳獲的希特勒和納粹德軍的軍旗戰旗投擲到列寧墓前的一幕時,他似乎對1945年6月24日的閱兵沒有太多印象,也沒有注意到現在列寧墓已經被巨型的人工看臺所遮蓋,也沒有注意到蘇聯國旗和列寧、斯大林的畫像,早已不見了蹤影。

  值得一提的是,在旗幟的爭議方面,坊間還傳聞當年被扔到列寧墓前的德軍軍旗,竟然也包括了當今在紅場上飄揚的俄羅斯三色旗。因為當時最大和最臭名昭著的投敵叛徒偽軍首領安德烈•弗拉索夫及其士兵所用的旗幟,也是沿用帝俄時期的白藍紅三色旗和安德烈十字旗(現為俄羅斯海軍軍旗),來進行反對蘇聯人民的戰爭。因此招致了很多忠于蘇聯的老戰士和老一輩蘇聯人的極度反感。姑勿論白藍紅三色旗是否曾經作為恥辱象征出現在1945年6月24日的勝利閱兵并且被扔到列寧墓前,它曾經作為蘇聯偉大衛國戰爭時期由納粹德國扶植的反蘇偽軍勢力的標志,是不爭的歷史事實。

  盡管在國內社會和網絡上對俄羅斯2020年6月24日的紅場閱兵充斥了鋪天蓋地的溢美之詞,但是也出現了一種不同于主流的反思的聲音。比方說,近日,明人明察公眾號在《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一文,可謂振聾發聵,一針見血地指出俄羅斯當局在紀念蘇聯歷史大事上的欺世盜名式虛偽和工具主義本質及其禍害。因此,不得不說的是,大部分時事評論員并不了解或者沒有注意到深層次的歷史背景和尖銳的問題,特別是當今的俄羅斯閱兵禮,在這些儀式背后,是歷史紀念的回歸?還是一種異化的,披著歷史紀念外衣為政治宣傳服務的手段?在試圖回答這個問題時,筆者還想從更深層次的歷史問題、法理問題、邏輯問題和歷史評價體系方面,對當前具體的矛盾現象作研究和批判。

  俄羅斯紀念“蘇聯偉大衛國戰爭”勝利日閱兵的恢復,要追溯到1995年。那時,葉利欽政權出于“緩和”國內社會緊張矛盾、利用所謂的愛國主義和歷史懷念“凝聚”民心需要,不僅以“帝俄瓶”裝“蘇聯酒”再拿到“當代俄羅斯市場”出售的方式,建成了勝利公園和偉大衛國戰爭中央紀念館,而且恢復了勝利日紅場閱兵,隨后使之成為法定的年度官方節日活動。但是1996年開始,葉利欽當局不再到列寧墓頂上的檢閱臺主持閱兵,而是另外搭建臨時看臺,遮蓋列寧墓和克里姆林宮紅色城墻外的斯大林等蘇聯國家軍政領導人的墓園。

  自此,5月9日的紅場閱兵,開始進一步異化,成了一種奇怪的政治宣傳活動。最為不可調和的矛盾在于既要高調宣傳和紀念蘇聯偉大衛國戰爭所謂的英雄主義、愛國主義,并以此強調當代俄羅斯的“偉大”和“正義”,閱兵的大部分軍歌軍樂也都是蘇聯時期的(甚至有1918–1922年之際蘇聯內戰期間的蘇俄戰歌),但同時卻又要貫徹反蘇聯路線和去共產主義化,完全抹除列寧主義、斯大林主義、共產黨(聯共(布))、共青團和蘇聯紅軍在偉大衛國戰爭期間的不可撼動和抺煞的主導角色,絕口不提偉大衛國戰爭時期具體的英雄事跡。甚至連在稱謂上也搞僭越,時而稱“俄羅斯的衛國戰爭”,時而稱“偉大衛國戰爭”,可就是不愿意在公開宣傳場合上提到“蘇聯”二字,這也直接或間接地導致很多外國媒體,也包括我國的官方媒體,在表述這場戰爭名稱上出現與歷史不相符的概念混淆。

  即使我們暫且不去糾結于三色旗是否應該出現在勝利閱兵儀式上這個問題,在符號象征方面,也有不少值得關注和思考的地方。普京2007年的勝利日前幾天簽署法令,確定勝利旗的法律地位和在勝利日閱兵禮的出場,為了凝聚民心,營造以勝利旗來代表蘇聯元素的假象,在2015年以前的閱兵式,勝利旗曾經被排在先于俄羅斯國旗(三色旗)的次序行進,但2016年以后,勝利旗都被排在俄羅斯國旗之后進場,而今年出場的勝利旗,無論是尺寸和旗桿,都明顯比俄羅斯國旗小和短,當中隱含的信息,亦不言而喻。相比起白俄羅斯明斯克的勝利日閱兵以蘇聯國旗、勝利旗和白俄羅斯國旗并進的情況,俄羅斯莫斯科的勝利閱兵,從來就沒有以官方形式出示過蘇聯國旗。而近年推行的“不死兵團”游行活動的官方徽章也將紅星中的“鐮刀錘子”去掉,換上圣經神話和變成俄羅斯某種具有帝國情結象征的“圣喬治刺蛇”圖樣(也是俄羅斯國徽、莫斯科市徽和硬幣5戈比背面的組成部分),這些赤祼祼的歷史虛無主義行徑,至今引起很多批評和非議。

  值得一提的是,實際上,俄羅斯頂多可以算是參與蘇聯偉大衛國戰爭過程中的中流砥柱,但不能代表全部。相比之下,白俄羅斯也認為自己是在戰爭初期率先投入戰斗、遭遇打擊、忍受侵略、淪陷和屠殺的地區。而在1944年夏季至1945年春季,白俄羅斯也是蘇聯紅軍發起大反攻,解放東歐各國并直搗希特勒德國老巢的其中一個前哨。但這歷史事實本身,不僅在盧卡申科的宣傳和白俄羅斯的正規歷史書寫上,并沒否認這場戰爭對于他們來說的最根本的意義——為了蘇聯而戰,同時也不想篡奪戰爭的勝利果實。

  以上這些現象,毫無疑問,都指明一個令人不愿面對,卻又確實存在的事實——那就是俄羅斯當局一直以歷史虛無主義和工具主義來欺騙人民和不了解內情的人。勝利日的活動,從本質意義上來看,就是在抹除蘇聯和歪曲歷史事實的篡改歷史基礎上實現的。而對歷史的紀念,對英雄的尊敬,也淪為了當今俄羅斯做政治宣傳的廉價的消費歷史的手段。

  近10年來,越來越多俄羅斯人開始深刻反思東歐劇變和蘇聯劇變的悲劇歷史,意識到國家分裂的災難本質,也認清了俄當局對人民的欺詐和虛偽。畢竟從國內法律和憲法層面來看,蘇聯作為國家實體,理論上至今仍然存在。而準確地說,在1985–1991年蘇聯巨變和解體過程當中,很多加盟共和國,如波羅的海沿岸,摩爾多瓦等,都是單方面宣布脫離蘇聯,而并沒有通過正常的法律程序。直到1991年12月底蘇聯國旗被降下,戈爾巴喬夫宣布辭職和蘇聯“停止存在”時,這一切其實都沒有任何法律的正當性,而是陰謀奪權和顛覆的結果。換言之,蘇聯只是被宣布在作為國際政治實體停止存在,并且得到了以美國為首的西方集團認可,但實際上,蘇聯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在國內法和憲法的層面上,則至今仍然存在。而1990年代或以前簽發的蘇聯公民護照在俄羅斯境內至今仍然被認為是合法的證件,可以購買火車票(基于復雜的歷史原因,1992年至1997年左右蘇聯護照仍有簽發)。于是,這種情況導致越來越中老年人,甚至是1990年代出生的年輕人,以蘇聯人和蘇聯公民自居。并且加入左派團體,或者以自己的方式去紀念和懷念這段歷史。

  的確,眾所周知,在原蘇聯的3個斯拉夫國家,只有白俄羅斯的國旗是沒有爭議的(沿用蘇維埃白俄羅斯社會主義共和國國旗藍本)。當今俄羅斯和烏克蘭的國旗,都具有帝國主義和極端民族主義色彩,并且在蘇聯偉大衛國戰爭期間,曾被德國扶植的反蘇叛軍所采用。在俄羅斯,很早就有人,特別是老戰士,極力反對讓“弗拉索夫”旗出現在勝利日紅場閱兵。毫無疑問,這個問題必然和不可避免地觸碰了到底誰“戰勝者”的悖論。暫不談意識形態矛盾,根據歷史和邏輯,如果蘇聯偉大衛國戰爭的勝利是指斯大林領導的蘇聯戰勝了希特勒德國及其仆從國,包括弗拉索夫叛軍。很好!那末,按照這個邏輯關系,現在,由于蘇聯被篡權和瓦解了,或者也可以看作被顛覆和從政治上被消滅,克里姆林宮和紅場飄起了弗拉索夫三色旗,主持閱兵禮的正是摧毀蘇聯的陰謀集團分子和追隨者。單憑這一點,就引起了無法合理解釋和自圓其說的混亂。這樣,我們現在看到的歷史紀念,只是一種被斷章取義的假布景,實質的內容充滿自相矛盾和混亂。然而,在俄羅斯國內政策來看,卻有一定的“積極意義”。正是這種意識形態的混亂,使普通民眾對歷史的感覺越來越麻木,并且只能越來越相信普京的威望。

  其實,同樣情況和問題,在所有牽涉到蘇聯歷史的紀念和評價中,都以不同程度和方式存在著。

  在歷史評價方面,盡管當今俄羅斯官方的默認觀點對赫魯曉夫和戈爾巴喬夫都采取更加隱晦的批判和否定評價,但對整個蘇聯歷史而言,從十月革命、蘇聯內戰、(1918–1922年)蘇聯工業化及農業集體化、列寧主義與斯大林主義、五年計劃、蘇聯偉大衛國戰爭、到戰后重建和恢復、勃列日涅夫的強大時期以及蘇聯最后的10年,其基調都是以否定居多,而備受肯定的人物、事件和成就,比如蘇聯宇航員加加林(他也是世界歷史上首位到過太空的宇航員) 、科羅廖夫(將加加林送上太空的蘇聯宇航工程總設計師),以及從蘇聯航天事業、蘇聯核武器、蘇聯軍事和軍工、蘇聯汽車、地鐵和火車、到蘇聯科學和教育、蘇聯音樂文化和藝術、蘇聯食品罐頭、蘇聯玩具和服飾等領域,都不約而同地在官方的介紹材料內容上,對斯大林時期的蘇聯輕描淡寫,彷佛以斯大林為核心的政治局和共產黨組織(聯共(布))及其領導下的工程師、科學家、專家和工人的集體在歷史上不曾存在過,這些成就彷佛是和蘇聯完全無關,而蘇聯時期對國家發展“弊大于利”一樣。

  而更為諷刺的是,普京當局恢復了幾個因為蘇聯和紅軍才有的節日,作為法定節假日或舉辦常態的節日活動,但完全改頭換面。比如2月23日的所謂“祖國保衛者紀念日”(原為蘇維埃工農紅軍節或后來稱蘇軍和海軍節) 、以紀念1941年傳奇閱兵為名保留11月7日的非軍方閱兵重演,以及勝利日。這3個被俄羅斯恢復和確定的節日和活動,本質上都有不可解釋清楚和自圓其說的爭議和矛盾,而且都非?;闹嚱^倫、自相矛盾、名不正言不順。以“祖國保衛者紀念日”為例就足以說明很多根本的問題了,比如當中的祖國是誰的祖國?保衛者是誰?又保衛誰的祖國?只要對蘇聯歷史稍有了解的人,都知道1918年2月23日是紀念剛剛初生的蘇維埃武裝力量——紅軍挫敗了德軍進軍彼得格勒的企圖,取得首勝的節日。那末,不言而喻,按照歷史,祖國就是指新生的蘇俄(全稱俄羅斯蘇維埃聯邦社會主義共和國),保衛者就是擁護和支持蘇維埃政權的工農紅軍戰士,他們就是為蘇俄而戰的。可是現在,一切概念都無比混亂。從事實上來看,蘇聯是被戈爾巴喬夫和葉利欽等一眾黨內陰謀家所破壞和篡權而遭到分裂和肢解的。毫無疑問,這些來自高層的人民公敵一手摧毀了在1918年2月23日被他們的祖輩保衛的蘇俄/蘇聯,如今卻又厚顏無恥地要以“祖國保衛者”的繼承人自居。這個問題的荒謬程度,打一個不太貼切但比較形象的比方:“一些強盜里應外合殺死了一戶人家的核心成員,并霸占了他們的老房子,強迫剩下的人順從。之后改易門楣,對外以拯救者自居,自認為這樣欺世盜名,顛倒黑白,就好比一切都從未發生過,可以合法占有和支配這所房屋和里面的人一樣。”試問天底下哪有在同一案子里既是殺人犯同時又是拯救者的道理?但如果反過來看,完全撇除歷史背景和事實,這也無從解釋。同樣不能解答“誰是祖國?”和“誰是保衛者?”之類的問題。

  總之,后蘇聯時代的俄羅斯當局若是意欲借助某些蘇聯時期的節日和文化元素,作為某種空洞無物的愛國主義宣傳素材,都必然和不可避免地觸犯各種無法合理解釋的矛盾。說難聽一點,蘇聯解體后的俄羅斯,作為一個主權國家,在政治和法律層面、以及在政治和歷史文化紀念以及教育方面的很多做法,至今也還是存在很多錯誤,很大程度上的“名不正言不順”成分。單從寡頭操縱政局、社會、財富、文化和民意方面而引起的全方位民怨來看,蘇聯解體后20多年(或近30年)來,俄羅斯當局的不得民心的地方,又豈是僅僅局限在歷史文化學術研究和教育推廣上的一種弊病呢?

  從更大的背景來看,近年來,俄羅斯國內的歷史虛無主義、篡改歷史和全盤否定蘇聯的現象和趨勢非常嚴重(某些地方做得甚至比波羅的海沿岸的國家還過分),而且有很多公然踐踏良知和事實底線的猖獗的挑釁行徑,并且還是由官方權威人士,比如文化部、國防部和東正教的高級神職人員所策劃和參與的。比如,為受帝國主義集團支持的舊俄軍閥高爾察克,乃至曾經協助希特勒策劃和實施列寧格勒圍困戰的戰犯芬蘭曼納海姆豎碑立傳。俄羅斯當代的歷史教科書對蘇聯歷史的全盤否定,已經從1990年代的惡意貶損,演化為現在的全面抹煞,比如力圖讓列寧和斯大林在歷史內容里“消失”,直接抹掉十月革命(以前最多是將革命貶為顛覆),而人為制造一個在歷史上從未存在過的不倫不類的名稱“俄羅斯大革命”,試圖掩蓋歷史事實真相和十月革命的偉大歷史意義;將蘇聯的國內戰爭和反抗協約國帝國主義集團十四國武裝干涉和入侵蘇俄的戰爭,嚴重歪曲為“悲劇”和“紅色恐怖”;完全不談聯共(布)相關機關在偉大衛國戰爭期間的貢獻和英雄主義斗爭,而是把歷史事實歪曲成東正教感召了人民英勇參戰,作了很大貢獻。以上種種類似的怪現象,可謂俯拾皆是,不勝枚舉。在主要的歷史類專書和論文的主題和內容中,蘇聯時期的軍政人物、英雄、專家學者在歷史內容上的出鏡率也越來越低,反正就是要力求將蘇聯那段歷史盡可能淡化和空白化,取而代之的是瘋狂吹捧帝俄時代的歷史(羅曼諾夫王朝),來強化政治宣傳和妄圖在歷史上尋找“消滅蘇聯”的合法性。

  這種由俄羅斯帶頭的歷史虛無主義歪風,以及蘇聯的崩解本身,不得不說是西方大肆抹黑和否定蘇聯偉大衛國戰爭歷史的根本原因。然而,矛盾的是,在國際政治層面上,普京當局不得不收起在國內政策極端做法,非常自相矛盾地舉起了捍衛本國歷史的大旗。但是我們只要看看歷年的普京閱兵演講內容,就可以知道,基本上還都沒有正確還原對蘇聯的基本歷史評價的內容。普京曾經在不同場合對蘇聯歷史和偉大衛國戰爭歷史作評價,當中也有很多是自相矛盾的,而客觀事實表明,回到歷史,重溫歷史,已經遙不可及了。因為只要稍懂歷史的人都清楚,這段歷史的復雜性,早已不是完全可以脫離歷史脈絡而人為地區分開內政和外交的問題,也不是三言兩語可以講清楚。而西方的媒體對上述這些漏洞早已洞察清楚,心領神會,并且在國際政治和外交領域上,特別是針對俄羅斯的意識形態和宣傳的角力場上,可謂屢試不爽,萬試萬靈。而俄羅斯普京當局也只能通過一些空泛而煽情的文字,刊登一些零星的檔案材料,予以隔靴搔癢的招架和回擊。但完全無助于從根本上打擊西方的歷史篡改和偽造者的反蘇反俄宣傳。無他,因為俄羅斯對蘇聯和共產黨的批判和否定,給了西方國家和陰謀集團充分的口實,得以如此有恃無恐、肆無忌憚地歪曲歷史,散布歪理謬論。

  因此,對于2020年6月24日的特殊的莫斯科紅場閱兵,辨證來看,要是不談歷史背景,而單純從新型武器裝備和戰機來看,無疑是精彩矚目和可圈可點的,應該點贊!而且對于美國及其北約附庸國近期在東歐(特別是在波蘭地區增兵問題上)的蠢蠢欲動行為,肯定也是有一定的威懾力的。但如果要嚴格按照歷史和當前的事實來看,這次閱兵和以往的5月9日閱兵禮,非但沒有本質上的差別,更不是真的以歷史紀念或者樹立正確的歷史觀為主旨的,完全沒有歷史紀念的基礎和正確性。眾所周知,任何關于蘇聯偉大衛國戰爭紀念活動,如果當局執意要抹煞列寧、斯大林、蘇聯和蘇聯共產黨(聯共(布))的地位,以及具體的紅軍英雄事跡,那末,偉大衛國戰爭的歷史意義和偉大,也就無從談起,更不用說是那些空泛的、想象的、不切實際的、脫離生活的政治宣傳層面的英雄主義和愛國主義了。

  參考資料:

  И. В. Анисимов, Г. В. Кузьмин: Великая Отечественная война Советского Союза 1941–1945 гг., М., Воениздат, 1952.

  Ф. Д. Воробьёв, В. М. Кравцов: Победы Советских Вооружённых Сил в Великой Отечественной войне 1941–1945 гг., М., Воениздат, 1953.

  И. В. Сталин: О Великой Отечественной войне, М., Воениздат, 1949.

  斯大林:《論偉大衛國戰爭》,莫斯科:外國文書籍出版局中文版,1950。

  普霍夫斯基:《約•維•斯大林的軍事科學與蘇聯偉大衛國戰爭》,出自《蘇聯大百科全書》,毅敏譯,上海:作家書局,1953。

  安尼西莫夫、庫茲明:《蘇聯偉大衛國戰爭簡史(1941–1945年)》,王復加譯,北京:時代出版社,1953。

  韓顯陽:《紅場閱兵:展示實力,捍衛真相》,原載《光明日報》,微信公眾號轉載《察網研究》,2020年6月25日。

  張漢暉:《銘記歷史,堅決維護二戰勝利成果》,俄文原文版載莫斯科《俄羅斯報》,中文版于微信公眾號《中國駐俄羅斯大使館》轉載,2020年6月23日。

  徐秉君:《6月24日紅場閱兵——這才是偉大的俄羅斯和堅定自信的普京》,載于微信公眾號《察網》,2020年6月25日。

  《普京為何不能讓俄羅斯強大?線索就在閱兵式》,載于微信公眾號《察網研究》 http://m.cwzg.cn/politics/202006/58434.html?page=full.

  《俄羅斯舉行紀念衛國戰爭勝利75周年閱兵式,中國人民解放軍儀仗隊亮相》,載于微信公眾號《中國人民抗日戰爭紀念館》,2020年6月26日。

  《普京:我不得不寫一篇關于二戰和衛國戰爭的文章》,https://www.sohu.com/a/404075364_115479 俄文版:В. В. Путин: 75 лет Великой Победы: общая ответственность перед историей и будущим // http://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by-date/19.06.2020.

  《在偉大的衛國戰爭勝利75周年閱兵活動上,普京的致辭史無前例》,載于微信公眾號《彼得堡的肥鵝》。

  俄文原版В. В. Путин: Парад в честь 75-летия Великой Победы // http://kremlin.ru/events/president/news/by-date/24.06.2020.

  http://artyushenkooleg.ru/wp-oleg/archives/26407

  https://colonelcassad.livejournal.com/5972411.html

  https://tass.ru/obschestvo/8785119

  https://www.kp.ru/daily/23840.4/225608/

  https://lenta.ru/news/2006/04/26/passport/

  https://ria.ru/20191219/1562581548.html

  https://vz.ru/politics/2019/12/20/1014614.html

  https://www.1tv.ru/news/2019-12-19/377686-vladimir_putin_lenin_byl_ne_gosudarstvennym_deyatelem_a_revolyutsionerom

  https://ru.wikipedia.org/wiki/%D0%9F%D0%B0%D1%81%D0%BF%D0%BE%D1%80%D1%82_%D0%B3%D1%80%D0%B0%D0%B6%D0%B4%D0%B0%D0%BD%D0%B8%D0%BD%D0%B0_%D0%A1%D0%A1%D0%A1%D0%A0

  文稿于2020年6月25日寫成,6月27–29日修改。(圖略)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雙十節,一個很奇怪、很讓人摸不著頭腦的“節日”
  2. ?明德先生們,胡總編讓你們回家吃瓜了
  3. 明德先生 | 妖孽橫行、魍魎遍地,重整旗鼓再出發!
  4. 央視恢復NBA轉播!NBA道歉了嗎?國家主權和尊嚴呢?
  5. 90后為什么要信仰毛主席?
  6. 錯失2020諾貝爾文學獎,方主席需要憤憤不平嗎?
  7. 憤怒!香港市民“十一”懸掛國旗竟遭拆除
  8. 陳俊杰:統治階級玩弄知識分子?
  9. 蔣介石力邀毛澤東重慶談判的臺前幕后
  10. 潘多拉臺灣魔盒已經打開,代價再大也要把它合上
  1. 余涅|關于天安門廣場的中山先生畫像
  2. 為什么官方宣傳部門抹掉天安門毛主席畫像的怪象層出不窮?
  3.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問題應當重視
  4. 方不圓再次攻擊張伯禮院士 上演最后瘋狂?
  5. 明德先生|民,莫與官斗
  6. 吉林松原18人遇難:你沒窮過所以不懂,為什么他們拿命換錢
  7. 何凱豐遇到了毛主席
  8. 老孫微評:認清自己
  9. 近期朝鮮勞動黨中央會議透露了什么
  10. 看完這部紀錄片,我只想趕緊扔下手機逃跑
  1. 錢昌明:共產黨員應追求什么? ——有感于“紅二代”任志強的墜落
  2. 決戰:任正非愚蠢的一面
  3. 聽到鐘院士再請戰,我嚇得瑟瑟發抖
  4. ?郭松民 | “九一三事件”的深層次原因
  5. 丑牛:黨姓啥?——黨慶百年,誰與評說(之二)
  6. 《北京日報》:任志強被判刑18年
  7. 李陀: 知識分子跌落了, 未來中國是三種人的天下
  8. 余涅|關于天安門廣場的中山先生畫像
  9. 左大培:為什么還不制裁在華美企反擊美國?
  10. 越來越多的人自稱地主富農后代,貧下中農后代去哪兒了?
  1. 耿飚:毛主席接見十大使
  2. 南街魅力獨一無二,南街業績宏偉輝煌
  3. 毛澤東如此偉大,為何還會有人對毛澤東的偉大半信半疑?
  4. 窮途末路!美政府禁止中共黨員入境
  5. 凜冬將至——國慶返鄉記
  6. 為什么官方宣傳部門抹掉天安門毛主席畫像的怪象層出不窮?
pk10走势图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