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歷史 > 歷史視野

不退!孤軍進駐藏北無人區,主席連呼三遍“蓋世英雄”,這支隊伍經歷過什么?

徐渡瀘 · 2020-10-01 · 來源:瞭望智庫
收藏( 評論() 字體: / /

  在我國遼闊壯美的西部邊陲,雪峰高聳、冰川峭立的喀喇昆侖山脈,西起帕米爾高原,向東南綿延800公里,直至西藏高原北部。

  我國與塔吉克斯坦、阿富汗、巴基斯坦、印度等多個國家的邊界,便逶迤于這冰封雪覆的群山之間,其中就包括阿克賽欽地區。

  自1950年解放軍進入阿克賽欽地區開始,一代代官兵在這里戍守,至今,已經整整70年。

  今天,我們從一支部隊和一條公路說起,講講這70年的故事。

  文 | 徐渡瀘

  編輯 | 謝芳 瞭望智庫

  本文為瞭望智庫原創文章,如需轉載請在文前注明來源瞭望智庫(zhczyj)及作者信息,否則將嚴格追究法律責任。

  1

  

一支勁旅進和田

 

  1949年10月,第一野戰軍1兵團在王震司令員的率領下進軍新疆。按照任務劃分,郭鵬軍長、王恩茂政委帶2軍進南疆,羅元發軍長、徐立清政委帶6軍進入北疆。

  

1.webp.jpg

  1947年,王震在定邊前線指揮戰斗。圖|新華社

  本來,進軍新疆是1950年的計劃,為何提前?

  1949年6月中央代表團訪問蘇聯,斯大林在初次會面時說,據可靠情報,英美正在策劃讓青海馬家部隊退入新疆,與當地分裂勢力聯合。如果那樣,不僅解放軍進疆要遭遇很大困難,還會影響蘇聯中亞各加盟共和國的穩定,把這件事通報給中國同志,希望引起你們的重視。

  毛澤東主席接電后,立即改變了預定1950年進疆的計劃,電示彭德懷司令員:如果蘭州打得順利,不必等明年,部隊略作休整迅速進疆。為此,蘭州戰役的作戰部署,在以第2、第19兵團五個軍攻擊蘭州的同時,還以王震的第1兵團1、2軍加強第18兵團62軍,占領臨夏并向蘭州側后迂回,截斷青海馬家部隊的退路。

  1949年8月26日,蘭州解放,第一野戰軍馬不停蹄,迅速向西挺進。

  橫亙甘肅、新疆新兩省區的大戈壁綿延數千里,為了火速進軍,軍委給一野配備了所有能調集的運輸力量,有四野支援的戰車營,有華東、華北支援的數個汽車團,加上繳獲和征用的,湊集了700多輛汽車,同時,還向斯大林借了40架里-2運輸機。

  進疆部隊陸空齊發,日夜兼程,向著六分之一的國土進軍。

  

2.webp.jpg

  1949年第一野戰軍進軍新疆時,行進在戈壁灘上的女戰士。圖|新華社

  向南疆進軍的2軍,乘車進至焉耆后油料用盡,全軍轉為徒步行軍,艱苦跋涉奔赴南疆各地。其中,5師15團到達阿克蘇后,和田原國民黨駐軍與地方勢力勾結,有暴亂跡象,上級命15團立即出發進軍和田。

  從阿克蘇到和田有三條路,一條是經喀什、莎車到和田;另一條是經巴楚、莎車到和田;第三條最艱險,走直線穿沙漠。

  15團選擇了第三條路,全團1500多人,在時任團長蔣玉和和政委黃誠的帶領下,15天走了1500多里,穿過了號稱“死亡之海”的塔克拉瑪干大沙漠。這一連串的“15”,創造了一項歷史紀錄:自古以來,第一次有這么多人一起橫穿過這片世界第二大沙漠。

  

3.webp.jpg

  圖為第一野戰軍2軍5師15團進軍和田的路線。

  1949年12月22日,15團進入和田。

  一野彭德懷司令員發來的賀電字字如鐵:“你們進駐和田,冒天寒地凍,漠原荒野,風餐露宿,創造了史無前例的進軍紀錄,特向我艱苦奮斗勝利進軍的光榮戰士致敬!”

  中印之間的傳統邊界是喀喇昆侖山,但英國殖民者亂劃的所謂“約翰遜線”等非法邊界線,都把賽圖拉劃進英印領土范圍之內。

  注:賽圖拉是喀喇昆侖山數百里邊防線的大本營,東南部就是阿克賽欽盆地。

  15團到達和田后,時任參謀長白純史即向賽圖拉守軍發電,令其控制邊界山口,不允許任何人出境,等待解放軍接防。

  1950年3月,15團特務連翻越冰雪覆蓋的昆侖山,進駐賽圖拉,從起義的國民黨邊卡大隊手中接管了防務,成為最早進入阿克賽欽的部隊。一野2軍5師的前身就是著名的359旅,被譽為走了“三次長征”(紅軍長征、南下北返、進軍新疆)的部隊。

  阿克賽欽大部分位于和田地區,小部分屬于西藏阿里。進駐和田與喀喇昆侖邊防后,解放軍部隊以和田為基地進軍西藏阿里,開始接通新疆西藏之間的聯系,這是近現代以來的第一次。

  2

  

“蓋世英雄”先遣連

 

  一直以來,西藏阿里與新疆阿克賽欽之間,都被雪峰高聳的昆侖山阻隔。從新疆進入藏北,根本沒有路,舊時的幾條古道或毀絕,或找不到蹤跡。

  

4.webp.jpg

  喜馬拉雅山和喀喇昆侖山環抱的西藏阿里高原。圖|新華社

  1950年5月,中央軍委決定以二野18軍、青海騎兵支隊、二野14軍126團和一野2軍一部,分別由川藏、青藏、滇藏、新藏方向“四路向心”進藏。因2軍迅速進疆,所以四路部隊中,以新藏方向出動最早。

  為完成進藏任務,2軍從各部抽調軍政骨干,以起義部隊為基礎,成立了一個獨立騎兵師。擔任先鋒的先遣連由漢、蒙、回、藏、維、哈、錫伯七個民族共136人組成,個個能騎善射。帶隊黨代表、總指揮是獨立騎兵師1團保衛股股長李狄三。

  

5.webp.jpg

  圖為李狄三。

  1950年8月1日,進藏先遣連在于闐縣(今于田)誓師出征,向昆侖山進發。當時,他們僅有一份舊版分省地圖,藏北地區在圖上更是一片空白,根據探路偵察結果,全連成功翻越新藏交界的界山達坂,進入了藏北無人區。

  人馬進去了,隨后跟進的數千頭騾馬、牦牛卻過不去,走到半路就倒斃了一大半。這意味著,保障一個先遣連的給養運輸都極為困難,騎兵師更不可能全部進入了,只能在后方全力修路。然而,這條路最終因海拔太高沒有修通。

  

6.webp.jpg

  圖為先遣隊進藏路線圖。

  西藏地廣人稀,產糧有限,所以當年中央的政策是“進軍西藏,不吃地方”。從四川進藏的18軍,要邊修路邊進軍,以便把糧食運上去,斷糧的困擾一直到川藏、青藏兩條砂土公路通車才有所緩解。

  阿里的情況更加特殊,31萬平方公里內人口不過數萬,牧區的藏民很少種糧。而從印度購入的少量糧食,僅供寺院和噶本政府各級官員、地方頭人享用,當地牧民以肉食為主。

  先遣連進至扎麻芒堡后就斷了糧,還曾長時間斷鹽。八個月的封山期,只能靠打獵,白水煮獸肉充饑。藏北高原平均海拔4500米,高寒缺氧,環境惡劣,當年沒有高原駐兵經驗,還不了解高原肺水腫、腦水腫這些病癥,連隊不斷有人病亡。

  八個月的孤軍駐守,先遣連有50多人犧牲,最多的一次,一天竟開了11次追悼會??傊笓]李狄三是最先患病的人之一,他用綁腿緊緊扎住浮腫的雙腿,不讓全連知道,后期病重,他只能拽著羊毛繩,爬到每個地窩子看望戰士。他還鼓勵戰士:“什么是英雄主義?就是即便死,也要笑著走。”來年開山后,兩個連的援軍到來,李狄三溘然長逝,他的遺體是用馬皮包著下葬的,是真正的“馬革裹尸”。

  進駐藏北,先遣連與噶本政府簽訂了和平解放阿里的《五項協議》,早于中央與西藏地方政府訂立的西藏和平解放《十七條協議》,率先打開了局面,有力促進了西藏的和平解放。他們還發動群眾,打破了當地上層分子對解放軍和藏民的隔絕,很多牧民把帳篷扎在駐地附近。此外,全連在凍土上構筑地窩子41個,馬棚8座,碉堡2座,單兵掩體49個,交通壕249米……所有任務都是在犧牲慘重、傷病滿營的情況下完成的。

  1951年元月,在經受住嚴峻考驗后,功勛卓著的先遣連被西北軍區授予“進藏英雄先遣連”榮譽稱號,全連每人記大功,這在全軍都是罕見的。后來,毛澤東聽西藏軍區政委譚冠三進京匯報,動情地連說了三遍:“蓋世英雄!”

  后續部隊到來后,先遣連開始向阿里首府噶達克進軍。副連長彭清云率45人繼續擔任前鋒,在翻越岡仁波齊山海拔6000多米的東君拉達坂時,有9名戰士犧牲于高原反應。在解放阿里中,先遣連共有63人犧牲。

  阿里全境解放后,各連迅速進駐邊境設卡,徹底結束了阿里有邊無防的歷史,2軍先后進入藏北的四個連,組成了后來的阿里騎兵支隊。接下來,騎兵們又將開始一項打通昆侖險阻的壯舉。

  3

  

生命線與國防線

 

  進藏先遣連進藏時,因運送給養的毛驢和牦牛大量倒斃,過不了冰大坂,主抓后勤支援的2軍政治部主任左齊、騎兵師師長何家產焦急萬分,只好命2軍偵察參謀田武帶著一支20多人的偵察隊,再次進入昆侖山探路。

  田武偵察隊三次翻越昆侖山,最后一次沒有原路返回,而是折向西進入了阿克賽欽盆地,經桑株達坂回到皮山。歷盡千辛萬苦,終于找到了一條新的路線,2軍決定成立藏北運輸指揮所,由開路先鋒田武任所長,用駱駝代替毛驢和牦牛運輸物資。

  

7.webp.jpg

  圖中的右邊為田武。

  阿里解放后的最初六年,阿里騎兵支隊的全部給養就靠駱駝大隊。

  駱駝運輸,每年僅能利用開山期的短短幾個月,并且只能運送兩次,重點是保證糧食、武器裝備和國防物資。

  1951年的封山期特別長,阿里騎兵支隊斷糧,噶爾昆沙餓死了三名戰士,支隊長安志明忍痛下令,每個連隊三天可以殺一匹馬。要知道,戰馬是騎兵無言的戰友,不是到了生存絕境,騎兵絕對不吃軍馬。

  條件如此艱苦,阿里駐軍幾年見不到一根青菜葉,普遍患上了夜盲癥。后來,物資里多了維生素片,戰士們吃的時候,就戲稱:我來一棵大白菜。

  西藏、新疆兩軍區為了解決戰士們的吃飯問題,都在全力想辦法。當時,遠在拉薩的原18軍各團也頻繁斷糧,好不容易從印度購進一批糧食,軍區參謀長李覺讓牛青山帶七輛汽車,給阿里支隊送給養。他告訴牛青山:一定要把汽車開到阿里,回來時車不要了,你們騎牦?;貋?。

  牛青山等人跋山涉水,終于把汽車開到了阿里支隊駐地。支隊參謀長賀景富突發靈感,汽車從拉薩能開到阿里,是否可以嘗試開到新疆。經上級同意,他留下兩個司機,再加上30多人組成一支探路隊,帶上所有剩余的油料,開始尋路前進。他們抬車過河,墊路推車,翻過昆侖山,穿過阿克賽欽,把一輛快跑散架的破車,一直開到了離南疆葉城150公里的石峽。車再也跑不動了,賀景富興奮地向賽圖拉邊卡借來戰馬,一路奔向軍區。

  

8.webp.jpg

  賀景富(前)和警衛員。

  消息立即引起了轟動,工程設計人員心存顧慮,表示要研究論證,畢竟前期修路的挫折太大了。賀景富火了:等你們研究好了,我的兵都餓死了。

  他干脆千里迢迢又趕到烏魯木齊,直闖自治區王恩茂書記的辦公室。在向老首長匯報完情況后,他當場立下軍令狀,如果修不了這條路,寧愿被三開:開除黨籍、軍籍和干籍。

  王書記問,你要多少人?賀景富答,我要500人。王書記說,我給你700人,一定要把路修成。

  1956年,修路大會戰開始,1957年10月5日,新藏公路通車到阿里噶大克,后來又延伸到后藏的拉孜。這條路,就是現在的國道219線。

  雖然這只是一條簡易砂土公路;雖然沿路地質災害頻發,養路難度極大,維護成本高昂;雖然車速只能跑每小時25公里;雖然很多路段只能單向行駛,但是,新疆和西藏之間,終于有了一條鑿穿群山的通途。

  對于西藏阿里,它是一條生命線。對于新疆,它是一條國防線。

  4

  

勁旅血脈延續

 

  不過,有些人不舒服了,因為這條路正從阿克賽欽穿過。

  1958年,印度發現中國出版的地圖上標注了一條新公路,這條路從新疆葉城零公里開始,鉆進昆侖山,穿過阿克賽欽盆地,翻過新疆西藏交界處的界山達坂,繞著班公湖直抵阿里首府。

  印度一向把阿克賽欽看做己方領土,雖然他們拿不出任何證據。解放軍1950年進入阿克賽欽的時候,從沒見過一個印軍士兵。

  后面的事眾所周知,印軍越境設卡,咄咄逼人,把哨卡都建在了我方哨所背后。1962年10月20日,解放軍在東西兩線同時發起自衛反擊作戰。

  印軍在東段的達旺和瓦弄方向,集結了重兵。按照要打就打痛印軍、打出邊境和平的初衷,我方在東段打得大,投入兵力多。西段的印軍散布在600公里長的各個據點里,我方以拔點戰斗為主,作戰規模相對較小,最終,印軍在我方領土上的43個據點,被全部拔除。

  1962年這場邊境沖突的誘因有很多,新藏公路的建成無疑是非常重要的一個。開路英雄賀景富曾笑談:“沒想到這條路弄出了這么大動靜,我賀景富還真是個人物呢。”

  這條砂土路面的邊境公路,在對印自衛反擊戰中發揮重要作用:其一,以新藏公路為干線,各作戰區域都修筑了簡易支線公路,直達前沿,使前線部隊得到了有力的后勤保障;其二,機動部隊通過公路輸送連續作戰,從紅山頭一直打到班公湖,橫跨新藏兩省區的四大防區,與守點部隊密切配合,在一個月的時間內橫掃了入侵印軍。

  那些進軍和田、挺進藏北、戍守阿里、開辟新藏公路的部隊指揮員,也都參加了對印反擊戰。何家產是康西瓦前線指揮部司令員,是中印邊境西段作戰的總指揮;安子明是康前指參謀長;田武、賀景富都是一線參戰部隊的副團長。他們不是老紅軍就是老八路,都是經歷過九死一生的人,作戰都是老本行。參戰官兵也大都在高海拔地區經受過極其艱苦的磨煉,才有了5000米海拔戰場環境下的一戰撼敵。

  4師10團、11團,步兵2團,阿里騎支,這些當年的參戰主力部隊,前身都來自2軍,是359旅血脈的延續。2軍進疆后,從和田到阿里,從守邊、進藏、剿匪、修路,一直到反擊戰,這支隊伍干什么都驚天動地,不辱使命。

  平均海拔4500米的新藏線,在相當長的歲月里,都處于路況惡劣、時斷時修的狀態,公路養護也極為艱難,很多養路工人殉職于高原反應。

  

9.jpg

  2011年5月2日,新藏公路(國道G219)新疆段海拔最高的部分,平均海拔接近5000米。圖|新華社

  在1962年的自衛反擊戰中,全線養路工全體堅守崗位,無一人逃跑,非常令人感動。養路段里還有相當數量的維吾爾、柯爾克孜等民族的養路工,還有一個全國聞名的女子養路班,所以,新藏線也被稱為民族團結線。

  邊防官兵的苦更不是一兩句話能說得完的。

  高原軍醫有一個形象化的數據對比,人空手站在海拔4000米以上山地,等于在平原地區背著20公斤重物,每個戰士相當于背著一發120毫米迫擊炮彈,期間還要巡邏、訓練、搞營建。

  著名的神仙灣哨所海拔5380米,即使躺著不動都在挑戰生理極限,所以才有“在喀喇昆侖上,躺著都是做貢獻”的軍中名言。1962年,西線盤腸大戰的英雄羅哲根所在的排,就是從神仙灣哨所沖下來參戰的,羅哲根犧牲時還扣著機槍扳機,這樣的負重,絕非一般人所能承受。

  除了負重,在艱苦奮斗的年代,即使有了新藏線,邊防戰士們的伙食也達不到規定的標準。

  80年代中期,全軍曾頒布了一個伙食標準“斤半加四兩”,即副食品要達到每人每天1斤半蔬菜、1兩肉、1兩油、1兩魚禽蛋、1兩豆制品。即使是能往返基地的汽車兵,連隊伙食也遠遠達不到這個標準。上了新藏線,更談不上什么副食品,撬開個罐頭,煮點掛面就是好飯,更多的時候是就著咸菜啃干馕。沿線大多是咸水湖不能喝,從山上舀桶雪,三個噴燈一烤就喝。

  不是不想執行標準,因為這里是喀喇昆侖,是西藏阿里,是阿克賽欽。生活條件的改善,技術裝備的進步,都有個漫長的過程。

  進入新世紀,這里的兵站、哨卡才配上了氧艙、氧氣袋,配備了制氧設備。后來,三十里營房解決了供水供電問題,用大棚種上了蔬菜。

  2013年,新藏線迎來重大改造,完成了柏油化,這起工程是由武警交通部隊完成的,武警官兵為此付出了相當大的犧牲。

  今后走新藏線的,如有條件,可以稍稍拐一下方向,拜祭一下葉城、康西瓦、獅泉河的烈士,沒有他們,就沒有今天的大美新藏線。

  現在,戍邊戰士們的裝備在變,不變的是意志和心理素質。從英雄先遣連傳下來的過硬作風和大無畏英雄氣概,退役的和現役的邊防一線官兵們,一直都在繼承和發揚,并將代代傳承。

  (本文系與王正興合作作品。王正興,原解放軍某野戰部隊軍官,他的公眾號名為“這才是戰爭”,微信ID:xiaoxiongchumo123,歡迎關注。)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40年后,為什么說“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2. 丑牛 | 黨慶百年 誰與評說〈之三〉:小崗-南街 歷史在這里徘徊
  3. 悼念洪濤同志
  4. 從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圖看毛澤東主席的戰略遠見
  5. 一個被志愿軍在上甘嶺狠狠打臉的名字,美國人用它給韓國男團頒獎
  6. 夏春濤:不該如此稱頌曾國藩和湘軍
  7. “板藍根事件”背后的玄機
  8. “鎮反”運動,為抗美援朝肅清“第五縱隊”
  9.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0. 相比于抗美援朝,今天中國抗擊美國的能力增長了多少
  1. 成都大學正廳級一把手毛洪濤朋友圈舉報校長王清遠
  2. “失聯”的毛洪濤和“擠走”三任黨委書記的校長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開信,震驚當今社會
  4. 某大學到底什么問題?
  5. 40年后,為什么說“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6. 劉金華評 為何這么多人自殺
  7. 為了揭露真相而自殺——毛洪濤千方百計之后竟然作出這么個抉擇?
  8. 毛洪濤老師死了,真相還在路上!
  9. 丑牛 | 黨慶百年 誰與評說〈之三〉:小崗-南街 歷史在這里徘徊
  10. 李昌平:選擇死,也是戰斗!
  1. 成都大學正廳級一把手毛洪濤朋友圈舉報校長王清遠
  2. 錢昌明:共產黨員應追求什么? ——有感于“紅二代”任志強的墜落
  3. 李陀: 知識分子跌落了, 未來中國是三種人的天下
  4. 為什么官方宣傳部門抹掉天安門毛主席畫像的怪象層出不窮?
  5. 《北京日報》:任志強被判刑18年
  6. 余涅|關于天安門廣場的中山先生畫像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問題應當重視
  8. 左大培:為什么還不制裁在華美企反擊美國?
  9. “失聯”的毛洪濤和“擠走”三任黨委書記的校長
  10. “畝產萬斤”這個鍋毛主席不背
  1. 《中國出了個毛澤東》獲第30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紀錄片獎
  2. 美國大選進入沖刺階段,特朗普有六成勝算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開信,震驚當今社會
  4. 成都大學正廳級一把手毛洪濤朋友圈舉報校長王清遠
  5. 悼念洪濤同志
  6. 毛書記“死諫”、袁同學跳樓、研究生自縊:我們的大學,到底怎么了?!
pk10走势图怎么看