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頁 > 文章 > 國際 > 國際縱橫

越南女工訪談 | 全球疫情影響下的越南工人狀況

I R N · 2020-10-04 · 來源:國際紅色通訊2nd
收藏( 評論() 字體: / /

  新冠病毒:越南發展道路上的挑戰

  作者Huong Tran是越南非盈利組織Vietnam Campus Engage的負責人和創始人。她曾在美國克拉克大學(Clark University)學習,并獲得“國際發展與社會變化專業”碩士學位,現已在該領域從業24年。

  

5.webp.jpg

  圖:2020年8月5日,越南北寧省(Bac Ninh)An Phu公司的工人們生產醫用口罩,用于國內和國際市場。

  2020年7月,越南的生活看似已恢復正常,街上交通繁忙,公共場所和商鋪重新開業。越南政府聲稱,新冠病毒疫情已得到遏制,越南境內無死亡病例,感染病例和已治愈病例總共不足400例,近3個月沒有新增感染病例。

  然而,新冠疫情尤其影響到了越南的出口業務、國內工業,以及外國直接投資的產業,進而也影響到了越南數百個工業區中千百萬工人的生活。近幾個月才開始的危機,看似一時半會兒不會結束。對經濟危機突破口的預測依然非常復雜,預測結果目前并不樂觀。

  出口行業中的失業與不穩定

  2020年7月17日下午3時,臨近胡志明市的平陽省(Bình D??ng Province)東安工業區(Dong An Industrial Zone)平華(Bình Hóa)24號街旁,一間間工人居住的出租屋里,似乎沒有人,很安靜。然而仔細一看,這些出租屋都開著門。你可能會想知道,里面的這些工人是誰。因為疫情沖擊了制造業,他們被解雇了,所以待在家里。很多人都在外邊找工作,或者隨便干點兒什么非正式的臨時工作。他們之前在服裝廠、紡織廠或鞋襪廠打工。

  一位年輕女工說:“最近很多工人失業了?,F在,我每周只工作3天。但是對面那屋的姑娘,因為懷孕剛被解雇。”說著,她指了指對面那間屋子。那個懷孕的姑娘叫Dao,今年28歲,老家在前江(Ti?n Giang),現在已經懷二胎8個月了,她一個月前剛失業。她在韓國投資的Yesum Vina服裝廠干了9年,這家工廠從5月開始訂單不足,工人們每周只上工3天,收入也被削減。當初,工廠通知工人,6月底工廠關門。后來,改到了6月中旬,因為訂單嚴重不足。

  Dao聊了一下她當前的窘境,還有她擔心的一些事:

  “因為我在這里工作了9年,而且當時我交了失業保險,所以我可以從政府那里拿到8個月的失業保險金,每個月大概是330萬越南盾(約合142美元)。我老公每個月掙500萬越南盾(約合215美元),房租每個月150萬越南盾,兒子上幼兒園每月150萬越南盾。就算我沒失業,我們也只是勉強過活。我都不知道以后再有孩子了,我們該怎么辦?,F在,我們一家人只能靠我老公的工資生活。”

  鄰屋的Dong,34歲,清化(Thanh Hóa)人,是臺灣投資的自由潮流(Freetrend Industrial)鞋襪廠的工人。7個月前,她剛剛生了第三胎。休完產假后,她回到原來的工廠,發現已經沒有活兒給她干了。她現在在家待著,拿著相當于新進廠工人70%的工資。她覺得自己還是比其他人幸運,因為盡管受疫情影響,工廠缺乏訂單,解雇了3000多名工人,但是她還是沒有被馬上解雇,因為她有6年工齡,而且剛生了孩子。但是她擔心,這樣的情況可能不會持續太久,而且工廠會不會倒閉還另說。

  根據越南國家統計局(General Statistics Office of Vietnam)7月初發布的報告,2020年6月,越南受到疫情負面影響的15歲以上公民約有3080萬。勞動力和在職工人減少了300萬,今年6月是10年來越南失業人數最多的一個月。受疫情影響最嚴重的人群包括女工、低技能工人、無技能工人和非正式工人。

  移民(外來務工人員)難獲支持

  Dong和Dao的經歷都算是特殊情況,因為她們當時都在休產假,而且工齡長。Dao獲得了300萬越南盾的一次性失業補助,還有8個月的失業保險金。Dong還拿著公司的補助。Dao說:“其他人被解雇后,什么錢都拿不著,或者東家意思意思給個幾千越南盾的補助(約合不到50美元)。”除了公司補助和失業保險,Dao沒有獲得居住地政府或出生地政府的任何支持。她的老家離平陽(Bình D??ng)有100多公里。

  Dao和Dong相比其他工人來說,還比較幸運,畢竟還拿到一些錢,能用于生活周轉,找下一份工作。然而,44歲的Truc,在中國投資的Chung Don鞋襪廠打工,被解雇后沒有拿到工廠補助、保險或是政府補助。她在這家工廠的工齡不滿一年,也沒上失業保險。她4月失業,到現在還沒找到新工作。她說:“年輕力壯的工人比像我這樣的中年婦女好找工作。”

  Truc失業后,沒有獲得任何補助,盡管她常聽說別人拿到了政府的資助包。她說:“我不在當地人口統計中。我聽說在老家,失業的人能拿到幾百越南盾的補助。但是我在這么遠的地方上班,什么都拿不到。就連賣彩票的人都能拿到點補助,他們現在又可以出來賣彩票了。但是像我們這樣的成千上萬的工人,卻成了‘失業大軍’。”Turc現在在老家待著,她的老家朔莊(Sóc Tr?ng)和平陽(Bình D??ng)相距230公里。

  城市化與被摧毀的家庭結構

  住在這些出租屋里的工人都是來自其他省份的移民,一般是越南北部或西部的省份。他們是越南20年城市化進程的一部分,新的生活在他們的身上烙下了傷痕,外出打工,家庭破碎。移民難以獲得政府的支持,孩子也沒法去公立學校上學。如果他們失去工作,在城市生活不下去,他們該怎么辦?

  Dao說:“我估計會回娘家,帶著小孩打工,在娘家待一段時間,雖說我媽也很窮,但是這么安排能減輕我老公的負擔,他到時候就帶著我們家老大繼續留在這里。”

  Dong算了一筆帳:

  “同時帶3個孩子,花銷太多。老大和老二上小學和幼兒園,每人每月要花200萬越南盾,老三花得就更多了。如果老大老二給我爸媽帶,我們每個月只用給爸媽300萬越南盾作為小孩的生活費。所以我們打算把小孩交給姥姥姥爺帶,等我們有點錢了,再接回來。“

  帶孩子回老家這個決定,太過殘酷。其實,多100萬越南盾(不到50美元),就能讓他們做出截然不同的決定。多了這100萬越南盾,他們就不用母子分離。他們老家也挺窮的,而且生活也不容易。

  我們問她,為什么不干脆全家人都回清化,在那邊安家?Dong搖搖頭說,她們只有離開老家,才能找到工作機會,老家沒有工資合適的工作,她不知道回家以后,怎么養活一家人。

  對Truc來說,回老家一直不是一個好的選擇。她老公和20歲的兒子當快遞員或是日結工賺錢。他們的工資微薄,Truc失業以后,這個家庭更是雪上加霜,生活更不穩定。但是Truc說,在老家至少有份工作。她兒子6年前輟學,當時才讀7年級。輟學以后,就跟爸媽去了平陽打工。他們太窮了,在老家賺的錢還不夠日?;ㄤN。

  Truc的經歷,讓我回想起之前的一次調研。我2008年寫作了有關湄公河三角洲輟學年輕人的事情。那里,年輕人和他們的父母離開家鄉,到城市或是工業區尋找工作機會。這波浪潮也引起了家庭解構潮。他們老家的村子里,只剩下老人和小孩相依為命。有些父母5年甚至10年才回去看一次小孩,因為他們要攢錢。有一個小孩,我問他,以后的夢想是什么?他說,他想趕快長大,到城市打工賺錢,就像他爸爸一樣,然后就可以和父母團聚了。我看到了很多和他年齡相仿的孩子,他們總是滿面愁容,悵然若失,他們的童年就在歲月中消耗殆盡。年幼時,他們與父母長期分離,沒有完整的家庭成長環境,甚至沒有關于未來的美好憧憬。Truc的兒子輟學后,選擇和父母一起到城市打工,這樣就能和父母生活在一起了。

  現在,在疫情的沖擊下,又迎來了一輪家庭解構的浪潮。Dao、Dong還有像她們一樣的人,為了生活,做出了離開家庭的艱難決定,盡管在老家的日子也不好過。

  沒有存款,無法為更好的未來投資

  我還采訪了Sang和Giang,她們還沒結婚,也是因為同樣的原因失業了。Giang 23歲,來自河靜(Hà T?nh),她也是臺資自由潮流工廠3000名失業大軍的一員。Sang 21歲,來自安江(An Giang),她原本在美國投資的電子設備外包工廠Greystone Data Systems的倉管部門上班,現在已經被解雇了。Giang現在在申請去香腸制作工廠上班,Sang在找新工作的同時,暫時在一家卡拉OK餐館上夜班。

  盡管她們互不相識,但是當我問她們,為什么不多學一點技能,或是考一些資格證,方便以后找個工作,她們都做出了相同的回答。她們都說,現在的工資,只能勉強生活,她們沒有多余的存款去學習或是培訓。而且,她們平時沒錢出門,也沒有什么娛樂活動。她們也不考慮回老家,因為那里沒有潛在的工作機會。她們的生活軌跡或許就和Dao、Dong、Truc一樣:找一個低收入的工作,在飄搖疲憊的日子里煎熬,直到下一次危機的到來。

  越南皮革、鞋襪、手包協會(Vietnam Leather, Footwear and Handbag Association)副會長Diep Thanh Kiet說,鞋襪外包產業和制造業的業務都受到了影響。新訂單減少,大幅裁員成了最后的手段。“很多鞋襪生產商正在掙扎經營,現在,歐洲、美國這兩個主要市場的訂單非常少,生產商被拖入膠著的困境。去年,歐洲、美國市場占越南鞋襪出口額的65%。”國際勞工組織(International Labour Organization)稱,大批裁員嚴重影響了越南經濟,尤其是1300萬非正式工,他們沒有基本福利保障。

  廉價勞動力策略的惡性循環

  據各產業協會報告,2019年,越南2630億美元的出口額中,服裝產業貢獻了390億美元,皮包皮革產業貢獻了220億美元。原本預計2020年服裝出口額能達到410億到420億美元。然而,疫情導致6個月內服裝出口額同比下降了20%(盡管口罩出口增長,但是這部分出口額已經包含在服裝出口額的大項中),預計未來6個月還將繼續下跌。430萬服裝業工人中,有100萬失去了工作。其他職工的工時只有原先的一半,工資平均減少40%。服裝業工人中,女工占比75%,面對不穩定的經濟形勢,她們是最脆弱的群體。

  國際勞工組織在關于亞太地區的報告中說,在亞洲發展中國家,服裝業、紡織業、鞋襪業(garment, textile and footwear,三大產業合稱GTF)的工資報酬維持在低水平上。2016年中國名義上的平均工資是月均582美元,越南是210美元。與此同時,越南這三大產業的職工總數快速增加——2013年到2016年增加了10%。職工總數增長的主要原因是勞動力價格低,同樣的情況也適用于中國、泰國和印度尼西亞。

  同時,越南國家統計局的報告顯示,2019年越南GDP為2665億美元,總貿易額是5000億美元,接近GDP的兩倍。2019年越南出口貿易額是2634.5億美元,外國直接投資產業的貿易額占其中的68.8%(2018年這一數字是71.3%)。所有統計數字都表明,越南的經濟增長嚴重依賴出口和外國直接投資,同時也意味著越南的優勢依賴于國內的廉價勞動力和其他國家在越南的外包產業。

  過去幾十年來,越南國內外的很多經濟社會專家都批評越南的經濟增長策略。他們認為,這樣的經濟增長策略將導致越南經濟和越南勞動力變得更加脆弱不堪。新冠病毒疫情危機就充分暴露了這種脆弱性。如果沒有疫情,隨著“工業革命4.0”的顯現,自動化和新科技將取代工人們的常規工作,這樣的經濟危機也遲早會發生,也許強度稍弱,但是速度穩定。如果政府沒有采取策略,讓低技能或無技能工人、職工和農民適應時代的變化,那么未來十年,他們將成為變革所波及的最脆弱的群體。近來,專家們也發出了這樣緊迫的預警。

  現在,還沒等到第四次工業革命,自動化和智能科技取代人工,他們就已經受到了經濟危機的波及。新冠疫情將他們再一次拖入了貧困的惡性循環。他們曾經試圖逃脫貧困,離開農村老家,為更好的未來打拼。但是現在他們失業了,無處可去,又被迫成為了非正式工人。為了生存,他們再一次面臨家庭分離的艱難選擇,或者是回到老家,再一次忍受極度貧困。

  新冠疫情應該警示決策者構筑保障網,最好在危機期間,同時也在平時,為工人特別是移民工人提供政府補貼和社會福利。醫療、教育、政府補貼、經濟適用房和其他福利政策首先應當惠及工人,不能因為工人們的住房所在地(譯注:即老家),就在政策上歧視他們。舉例來說,工會應該考慮為工人子女爭取免費或價格合適的幼兒園和學校,最好在他們的工作地點附近。

  在宏觀政策上,不能一味利用越南的廉價、低技能勞動力優勢來鼓勵外國直接投資。長期策略應該是鼓勵和投資于科技產業的發展和所有權。這樣的策略也應回應工人的需求,在他們身上投資,幫助他們發展,響應工人子女的教育和職業培訓需求,讓他們過上更好的生活。這樣,他們才能逃脫貧困的怪圈,在經濟上變得不那么脆弱,為第四次工業革命的到來做更充足的準備。

  來源:羅莎·盧森堡基金會網站[德國]

  https://www.rosalux.de/en/news/id/42836/covid-19-as-a-challenge-to-vietnams-development?cHash=f24442fb2218c8ce67990415da64baae

  翻譯:謝廖沙

「 支持烏有之鄉!」

烏有之鄉 WYZXWK.COM

您的打賞將用于網站日常運行與維護。
幫助我們辦好網站,宣傳紅色文化!

聲明:文章僅代表作者個人觀點,不代表本站觀點——烏有之鄉 責任編輯:青松嶺

歡迎掃描下方二維碼,訂閱烏有之鄉網刊微信(wyzxwz1226)

收藏

心情表態

今日頭條

最新專題

抗美援朝70周年

點擊排行

  • 兩日熱點
  • 一周熱點
  • 一月熱點
  • 心情
  1. 40年后,為什么說“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2. 丑牛 | 黨慶百年 誰與評說〈之三〉:小崗-南街 歷史在這里徘徊
  3. 悼念洪濤同志
  4. 從朝鮮戰爭和越南戰爭中各方的能力和意圖看毛澤東主席的戰略遠見
  5. 一個被志愿軍在上甘嶺狠狠打臉的名字,美國人用它給韓國男團頒獎
  6. 夏春濤:不該如此稱頌曾國藩和湘軍
  7. “板藍根事件”背后的玄機
  8. “鎮反”運動,為抗美援朝肅清“第五縱隊”
  9. 重走安邦成魔之路
  10. 相比于抗美援朝,今天中國抗擊美國的能力增長了多少
  1. 成都大學正廳級一把手毛洪濤朋友圈舉報校長王清遠
  2. “失聯”的毛洪濤和“擠走”三任黨委書記的校長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開信,震驚當今社會
  4. 某大學到底什么問題?
  5. 40年后,為什么說“天堂往左,深圳往右”?
  6. 劉金華評 為何這么多人自殺
  7. 為了揭露真相而自殺——毛洪濤千方百計之后竟然作出這么個抉擇?
  8. 毛洪濤老師死了,真相還在路上!
  9. 丑牛 | 黨慶百年 誰與評說〈之三〉:小崗-南街 歷史在這里徘徊
  10. 李昌平:選擇死,也是戰斗!
  1. 成都大學正廳級一把手毛洪濤朋友圈舉報校長王清遠
  2. 錢昌明:共產黨員應追求什么? ——有感于“紅二代”任志強的墜落
  3. 李陀: 知識分子跌落了, 未來中國是三種人的天下
  4. 為什么官方宣傳部門抹掉天安門毛主席畫像的怪象層出不窮?
  5. 《北京日報》:任志強被判刑18年
  6. 余涅|關于天安門廣場的中山先生畫像
  7. 丑牛:周新城文章所提三大問題應當重視
  8. 左大培:為什么還不制裁在華美企反擊美國?
  9. “失聯”的毛洪濤和“擠走”三任黨委書記的校長
  10. “畝產萬斤”這個鍋毛主席不背
  1. 《中國出了個毛澤東》獲第30屆中國電視金鷹獎最佳紀錄片獎
  2. 成都大學正廳級一把手毛洪濤朋友圈舉報校長王清遠
  3. 一封致作家莫言的公開信,震驚當今社會
  4. 成都大學正廳級一把手毛洪濤朋友圈舉報校長王清遠
  5. 悼念洪濤同志
  6. 毛書記“死諫”、袁同學跳樓、研究生自縊:我們的大學,到底怎么了?!
pk10走势图怎么看